首頁 > 企業文化 > 文學藝術
發布時間:2013-12-24 | 作者/來源:趙建人 |發布者: 云游四方


 

             聆聽《義勇軍進行曲》的旋律      



癸巳仲夏,游云南。聆聽心中一遍一遍奏響的《義勇軍進行曲》,追尋人民音樂家聶耳的一處處人生足跡。

躍上蔥蘢,滿目蒼翠。春城仲夏,時陰時雨。我們乘索道,登西山,一覽眾山皆小。尋尋覓覓,只見眼前一片緩坡,視野驟然開闊舒朗。松柏森森,綠樹紅花,這里就長眠著人民音樂家聶耳。從高處俯瞰,整個墓地像一把巨大的月琴,聶耳白色塑像置于琴頭,墓室恰好位于琴身發音孔處。黑色大理石墓碑上,鐫刻著郭沫若撰寫的“人民音樂家聶耳之墓”九個大字。墓前擺放著有云南山茶花裝飾的漢白玉花圈,花圈中央的數字,顯示出墓主人的生卒年份:1912-1935。墓后一面巨幅屏風墻,烽煙滾滾,戰火彌漫中,雕刻著義勇軍進行曲、誓死保衛萬里長城、抗日救亡運動等歷史畫面,還有田漢驚聞聶耳逝世后寫就的《悲憤詩》。久久仰望著漢白玉聶耳塑像:哦,作曲家正在低頭散步,他還沉浸在那些激昂悲壯的旋律之中,我們實在不忍心去打攪他……

2013年7月22日上午,參觀完聶耳紀念館,我們興沖沖趕往玉溪聶耳故居。一到那里,像是被兜頭潑了一盆冷水:因為是周一,故居今天不開放!我們只好在門口和聶家小院里拍了幾張照片,晚上玉溪住一夜,明天上午再來參觀。很遺憾:聶耳同志不在家,一定是出門深入生活采風去了。
可是在故居的旁邊,襯著潔白的粉墻,一組青銅雕塑映入我們的眼簾——《哺育》。雕塑以寫實的手法,藝術地再現了聶耳童年時依偎在母親身邊的情景:聶耳的母親彭寂寬,一位慈祥的母親,音樂天才聶耳的啟蒙老師,她一邊碾著藥,一邊輕輕唱著故鄉的民歌,幼小的聶耳,手拿竹笛,聽得如癡如醉……
哦,是母親的乳汁,是故鄉純樸優美的民間音樂寶藏,是西南邊陲廣闊壯麗的山川,哺育滋養了這位自學成才的人民音樂家。

玉溪聶耳紀念館,筆者在這里看到了三張紙質發黃、沾滿了歷史風塵的歌譜:1.法國國歌《馬賽曲》;2.《國際歌》;3.聶耳的《義勇軍進行曲》手稿。
    1935年3月下旬 ,聶耳開始為影片《風云兒女》的插曲《義勇軍進行曲》譜曲。來到上海,使他有機會充分學習西方古典音樂的先進作曲方法,學習外國革命歌曲的成功作曲經驗。展覽中,我們看到的幾件遺物表明:他曾經演奏并認真仔細地研究分析過《馬賽曲》和《國際歌》,接到田漢同志寫的歌詞后,他經過反復閱讀,靈感突發,創造性地采用了一個嘹亮激越、極富號召力的軍號型音調,作為《義勇軍進行曲》的開頭:“起來,不愿做奴隸的人們!”很顯然,這是在研究《馬賽曲》和《國際歌》基礎上的一種完全嶄新的藝術上的升華、涅槃和大膽創造;硝煙烈火中,白山黑水間,大河上下,長城內外,多少抗日志士浴血奮戰的矯健身影,在他眼前一次次閃現。隨著音樂的層層遞進和發展,聶耳很自然地把孩提時代學習過的玉溪花燈中的不少民間音樂元素巧妙地予以改造,融入其中,使音樂形象更加鮮明突出,旋律更加通俗易懂,更具有鼓舞人心的感召力,更具有濃郁強烈的中國氣息。他按照音樂節奏和歌詞情感發展的要求,在田漢原詞“每個人被迫著發出最后的吼聲”之后,連續加上三個“起來!”“起來!”“起來!”,音調一個比一個升高,情緒一次比一次強烈;他把原詞“冒著敵人的飛機大炮前進”一句,修改成更為簡潔準確精煉的“ 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歌曲最后,音樂的感情發展到了最高潮,一個“前進”實在不足以表達廣大愛國群眾這種五內俱燃、慷慨激昂、奮不顧身、勇往直前的情緒,他竟然又一次“前進!前進!前進!”連續用了三個“前進”,還是不足以表達人們這種已經到達沸騰的頂點的抗日愛國激情,于是便十分貼切地采用了一個最最強烈的“進!”字,以此斬釘截鐵、力拔千鈞、泰山壓頂般地結束全曲。

2013年7月23日,玉溪。云南現存有兩處聶耳故居。我們現在參觀的這座聶耳故居,是聶耳的曾祖父在清朝末年建造的,以后就傳給了他父親聶鴻儀。光緒二十八年(公元1902年),父親聶鴻儀去昆明行醫,房子就留給聶耳的大嫂王靜珍居住。這是一幢一樓一底木結構的建筑,共有兩層樓。臨街面樓下原來是半截磚墻,外面有護板,上面有活動木板窗,打開后即為鋪面。現在,樓下面街的房檐上,我們仍然可以依稀看得見半截浮雕圖案。學生時代,聶耳曾三次回玉溪過暑假,此事在他寫的21篇日記中有詳細記錄。
2013年8月3日。我們參觀位于昆明甬道街上的聶耳故居。這是三間兩層樓土木結構的房子,坐東朝西,原系清代官房,后用作商鋪。樓房的前面,當年是云貴總督府前的官道,光緒二十八年(公元1902年),聶耳父親聶鴻儀從玉溪來到昆明行醫,這里就為聶、楊兩家合住,楊家是房東。聶鴻儀租下了其中一間鋪面開中藥鋪,名曰:成春堂。1912年2月15日,人民音樂家聶耳就出生在樓上的一間房間里。他在這里度過了自己的童年、少年和青年時代,可是自從18歲離開以后,一直到他在日本游泳時不幸溺水去世,聶耳一次也沒有回過家。


七彩云南,玉溪市中心。莊嚴寬闊秀麗宏偉的聶耳音樂廣場。一走進廣場,遠遠看見廣場山頂上,高高聳立著聶耳演奏小提琴的巨型銅像,銅像的下面,綠蔭環抱中,樹立著李嵐清同志題寫的六個紅色大字:聶耳音樂廣場。緩步走上漢白玉欄桿環繞的臺階,我們看到,聶耳銅像基座的正面,鐫刻著朱德元帥的題詞:人民音樂家。側面鐫刻著郭沫若先生的題詞。聶耳音樂廣場由一湖、兩線、一橋、四區組成,整個廣場的主體設計成一把巨大的小提琴,鑲嵌在綠色的廣袤大地上,景象秀麗壯觀,寓意深刻新穎,其間綠樹點綴,郁郁蔥蔥,碧波盈盈,四季鮮花盛開,是廣大游客和市民觀光休閑、鍛煉身體的好去處。站在山頂聶耳銅像下眺望整個廣場,視野寬闊一覽無遺美不勝收,真是心曠神怡! 你看在廣場右邊,這兩座漂亮的現代化建筑,就是聶耳大劇院和聶耳紀念館。聶耳紀念館和我們上海楊浦區荊州路上的國歌展示館還結成了“友好姐妹館”。這幾天,這里正在隆重舉行“第三屆中國聶耳音樂(合唱)周”活動。當天晚上,我們在廣場上觀看了有幾千人參加的“第三屆中國聶耳音樂(合唱)周‘聶耳杯’合唱大賽”的第一天比賽,還欣賞了這里燈火璀璨的夜景。

勇士已逝,浩氣長存,《義勇軍進行曲》烈火燎原般地傳遍了中華大地。在烽火連天的戰爭歲月,在社會主義建設的和平年代,聶耳的名字一直銘刻在人民心中,聶耳的歌曲時時回蕩在祖國土地上。在聶耳紀念館,珍藏著《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憲法規定《義勇軍進行曲》為我國國歌;珍藏著2009年9月祖國六十華誕前夕,全國“雙百人物評選活動”小組頒發的鮮紅榮譽證書:“聶耳同志:被評選為新中國成立作出突出貢獻的英雄模范人物”。祖國經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聶耳當年呼喚的“新的長城”已經筑成,巍然屹立在遼闊無垠的神州大地上。中華民族正以嶄新的姿態崛起于世界民族之林。《義勇軍進行曲》的豪邁旋律,已凝聚成強大的動力,永遠激勵著我們闊步邁進在嶄新的時代!

 






江西时时彩在线机选